排灌机械工程学报
   首页  学报介绍  编 委 会  投稿须知  征订启事  录用通知  广告合作  编读往来  编校法规  联系我们   行业新闻  留  言  English 
文章快速检索  
  高级检索
行业新闻  
 

潺潺南来水 千里润北国——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通水三周年调查

     

 

作者: 闫伟奇

 

责任编辑:李爽

 

经济日报记者 闫伟奇

  南水北调,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调水工程,规划了东、中、西三条调水线路,分别从长江的上中下游取水,分三路向西北、华北、华东等地区供水。

  今年11月15日,是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三周年的日子。

  3年来,调水沿线治污情况如何?受水人是否喝上了放心水?从劣五类水到一渠清水的背后说明了什么?给沿线居民带来了哪些实惠?近日,记者随南水北调东线总公司相关工作人员,前往江苏、山东等地探访湖区、泵站,对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进行实地调研,就以上问题一一寻找答案。

一渠江水 永续北送

 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规划分三期实施,第一期工程设计抽江水量达每秒500立方米,年平均净增供水量36.01亿立方米。通水三年来,东线一期工程累计抽引江水187.66亿立方米(含新增供水量)。

  “今年的水库水位是129.9米,达到了历史最高值。”站在山东济南市卧虎山水库前,济南市南水北调局调度保护处处长姜鸿翠向记者介绍说,这一成绩得益于南水北调工程,仅2015-2016年度东线入库水就有2500万立方米,让今年的济南城再现百泉齐涌的美丽景观。3年来,调入山东省的水量已累计约11亿立方米,年均增幅近100%,供水量逐年大幅提升。

  然而,“南水”引来前,旱灾居山东省各种自然灾害的首位。南水北调东线山东干线公司副总经理高德刚回忆说,1999年至2002年,山东连遭4年大旱,胶东半岛所有水库几乎不见一滴水,南四湖干涸见底,城乡供水全面告急。十年九旱,生态脆弱,年用水缺口约40亿立方米,是制约山东发展的最大“瓶颈”。为此,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特向山东胶东半岛延长了704公里的输水线路。山东,也因此成为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的重要受益者。

  而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的另一个受益地是江苏省,受益人口达4000多万人。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水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松柏介绍,江苏省水分布的特点是中国水分布的缩影,苏南水丰,苏北多旱灾。“南水”的引入加速了苏北的经济和社会发展。

 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特点,是水往高处流。上世纪70年代,江苏省就引长江水北上,初步建成了江水北调工程体系,来支援苏北。李松柏告诉记者,东线工程就是在江苏省已有的江水北调工程基础上,逐步扩大调水规模并延长输水线路。

 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规划总长1467公里,沿线海拔最高点是山东境内的东平湖。长江水经13级泵站逐级提水北上65米后,才能从东平湖开始,形成自流,实现向冀、津地区和胶东半岛供水。

  这一路上,大型提水泵站,中水截蓄导用工程,T字形调水干线,南四湖整治疏浚,穿黄隧洞……多个节点工程,结合京杭大运河古航道,建起一条崭新的输水大动脉。

  黄河,是南水北调的必经之河。一条黄河将向北的通道拦腰截断,南来之水,如何穿越黄河继续北上?“穿黄隧洞”顾名思义,就是要在黄河的河床下,打通一条贯通南北的输水通道,这一工程因此被誉为“东线咽喉”。

  2010年3月25日,随着一声轰鸣,穿黄隧洞成功实现南北贯通。在这里,北上的长江水与东去的黄河水,呈现出历史上第一次立体交叉。

  其实,南水北调东线工程,需要穿越的不仅是黄河,小到各种管线、公路,大到一座城市,都需要在设计、施工时逐一研究,寻找最为科学合理的解决方案。济南,就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需要穿城而过的一座城市。往来于小清河两岸的人们或许并不清楚,在他们的脚下,隐藏着一条规模庞大的地下涵洞。

  江水奔流北上,关键在提升水位的泵站群。位于苏鲁两省边界的台儿庄泵站,是南水北调东线由江苏进入山东的首个工程项目,也是长江水进入山东的第一关。从东平湖开始,长江水顺地势自流,一路北行,穿越黄河后可以为鲁北、河北、天津和北京地区供水;一路向东,直抵胶东半岛的最东端——威海。这条南北长487公里,东西长704公里的“T”字形输水大动脉,每年可调引长江水13亿立方米,山东13个地级市,68个县、市、区直接受益。

重典治污 产业升级

  深秋时节的南四湖,碧波荡漾,芦苇丛生,生态之美引人入胜。望着此景,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鱼虾绝迹,污水横流的“死湖”、“酱油湖”。而让南四湖“起死回生”的10年漫漫治污路,也正是南水北调东线治污的一个缩影。

 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,成败关键在水质。如果水质不达标,一切都是白忙。

  在工程建设之初,国务院就明确提出“三先三后”原则,即:先节水后调水,先治污后通水,先环保后用水。那么,长达上千公里的“清水廊道”能否建成?东线治污又为何被称为“世界第一难”?

  南水北调东线总公司副总经理由国文向记者介绍,2002年东线工程启动时,调水沿线水质污染十分严重,甚至有人怀疑,南水北调会不会成为污水北调。专家学者一致认为,东线的成败在治污,关键在山东,重点在南四湖。

  此话不无道理,南四湖是南水北调东线重要的输水通道和调蓄湖泊,涉及苏鲁豫皖4省32县,流域面积3.17万平方公里。

  然而,当时的南四湖流域内遍布着数百家污水排放企业。53条入湖河流,鱼虾全部绝迹,湖区水质全面呈劣五类,局部湖区COD甚至高达每升上千毫克。“当时流域沿线的企业污水直接排放,水黑得可以直接当墨水,奇臭无比。”高德刚告诉记者,按照国家南水北调工程治污规划,通水之前必须将沿线污染治理好,使东线工程输水干线全线水质达到地表水三类水质标准。

  从劣五类水变三类水质,这需要削减污染负荷80%以上,COD控制在每升20毫克以下,这一治污难度举世罕见,甚至被一些专家视为流域治污“世界第一难”。

  治污,必经转型之痛。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确保水质安全和当地经济发展的“矛盾”。要倒逼当地企业调整结构,避免不了转型升级的阵痛。

  山东省济宁市环保局副局长刘云廷以山东造纸业为例,向记者介绍:“10多年前,山东省内造纸厂700多家,排污量占全省排污总量的70%以上。一家造纸厂就能染黑一条河,是很大的环保困扰。对此,山东采取的办法是,制定远高于国家行业的排放标准,用标准去倒逼造纸行业转方式调结构。”

  山东省制定了全国第一个流域性排污标准,其中COD排放标准最高严于当年国家行业标准6倍多,氨氮排放标准最高严于国家行业标准7倍,并且统一用流域性排放标准,取消了行业污染排放的“特权”。这一近乎苛刻的地方标准不仅逼停了许多污染严重的“小土”企业,也倒逼一家家大企业纷纷升级生产工艺,开始了壮士断腕般的环保治污自我革命。

  经过改造,山东造纸业产能不降反升,变成低耗能、重环保的绿色产业,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。而在国家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考核中,山东连续九年排名第一。据当地有关部门测算,一系列治污措施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提前了十几年。

  作为十几年来东线治污的见证人,刘云廷对于结构调整对治污的贡献感慨颇多:“经过治污,山东的造纸业没有被治垮,反而升级了,污染物也大大下降。山东兖州太阳纸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它不仅在全国的市场占有份额大大提升,还拥有了更先进的生产和减排技术。现在它已经走出国门,去美国建厂了。”

  其实,东线治污,难的不仅是南四湖。由于东线处于经济较发达的东部地区,又是主要利用现有的京杭运河输水和湖泊调蓄,因此各省的治污任务都很艰巨,也各具特色。

  江苏的做法则是按照“清污分流”和“节水减排”的治污理念,规划实施了一批深化治污项目,主要包括尾水资源化利用及导流工程,断面水质自动监测站网建设等。“过去靠水吃水,沿途的散货小码头较多,油污和生活污水对水体污染严重。”江苏省南水北调办公室处长沈健介绍,江苏对航运污染进行综合治理,对危险品运输更是按照《南水北调工程供水条例》有关规定禁航,这是必须守住的红线。“为了治理面源污染,江苏还专门设立了水产品养殖禁养区、限养区和集中区,并对养殖区废污水进行专项治理。”

  江苏、山东两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,强力扼污,关停不合格企业,积极引导产业转型,决不让污染源死灰复燃。当地还推行环保问责制和一票否决制。“去年,江苏仅因为南水北调被一票否决的重大建设项目就有17个。”沈健告诉记者。

  经过十多年来坚持不懈的流域治污和生态保护,东线工程沿线流域水环境质量得到全面提升,输水干线水质达到地表水三类标准,昔日臭气熏天的臭水沟变成了清澈见底的生态廊道。

同饮一江水 共圆生态梦

  南水北调东线除了输水,给沿线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毫无疑问,就是生态环境的改善。

  通水之前,社会上对于“南水北调”的生态问题十分关注。记者在江苏、山东等地采访时了解到,近年来,随着沿线生态环境的改善,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流域内的生物多样性显著增强。尤其是被称为“酱油湖”的南四湖,已经脱胎换骨,成功跻身全国水质优良湖泊行列。目前,在南四湖、东平湖栖息的鸟类就达200多种,曾经绝迹多年的小银鱼、鳜鱼、毛刀鱼等对水质要求比较高的鱼类也再度重现。

  湿地,因其具有极强的污染降解功能,被誉为“地球之肾”。在修复生态和保护环境方面,湿地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山东省南水北调建设管理局副局长罗辉说:“湿地就像是纯天然的污水处理厂。山东所有企业的达标废水在进入南四湖之前,必须流经最后一道防线——湿地进行再净化。”

  山东南水北调“治用保”的流域治污策略中,“保”就是生态修复与保护,而湿地是实施这一策略的最大功臣。通过在重点排污口下游、河流入湖口等地,修复自然湿地,建设人工湿地水质净化工程,形成沿河环湖大生态带,进一步增加环境容量,改善生态环境。

  “十二五”以来,仅济宁市就建设和修复人工湿地42处、23万亩,水质净化能力达到每天50万吨。刘云廷介绍说,河水污染物如果通过湿地再注入湖中,污染物含量会再衰减一半。“我们在湿地里种植一些沉水植物、浮水植物和挺水植物,对水体氮、磷的去除率达到60%以上,出水能够基本达到三类水质要求。”

  来到济南卧虎山水库,一幅幅摄影作品展示着山水间的美景。“夕阳西下时,到湖面拍几张片子,那感觉是如痴如醉。就算是用手机拍,不用修图,每一张也都是美景大片。”卧虎山水库管理处副主任钱伯宁说。水库如今已经是济南城区居民休闲度假的好去处,秀美的风景也吸引了大批的摄影爱好者。

  芦苇随风摇曳,白鹳等珍稀鸟类翩翩起舞,江苏宿迁市的75万亩洪泽湖湿地格外热闹。沈健说:“渔民进一尺、湿地退一步,过度养殖曾一度严重危害洪泽湖湿地的生态环境。今天的生态环境是经历了多年的努力才得以实现。”

  江苏扬州市江都区地处长江、淮河、京杭大运河交汇处,也是南水北调东线水源地,素有“源头”之称。当地政府花大力气开展清水活水工程、综合治水工程,擦亮了“源头水源地”这张名片。

  一渠清水一路向北,大河两岸遍地生花。这一渠清水、这一路风景来之不易,背后是受水地和供水地数以万计人们的携手努力。

  “南水北调工程,从来就不是一劳永逸的。”沈健在谈到目前东线已经取得的生态成果时说,要保证东线输水干线水质持续稳定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Ⅲ类标准,始终任重道远。

  来源:经济日报 2016年11月15日

 
 
 
 
 

江苏大学梦溪校区(镇江市梦溪园巷30号)图书馆5楼 0511-84440893 传真0511--84440033
Copyright 江苏大学杂志社 2010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